<address id="vjrtx"><nobr id="vjrtx"></nobr></address>
    <address id="vjrtx"></address>

    <form id="vjrtx"><form id="vjrtx"><nobr id="vjrtx"></nobr></form></form>

    <form id="vjrtx"><nobr id="vjrtx"><meter id="vjrtx"></meter></nobr></form>

            <address id="vjrtx"><nobr id="vjrtx"><meter id="vjrtx"></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vjrtx"><form id="vjrtx"><nobr id="vjrtx"></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vjrtx"></address>

                      新聞中心

                      我國節能管理企業身陷“三難”困局
                      來源:德通石化 時間:2016-12-10

                      “合同能源管理”(簡稱EMC)是當前發達國家較為成熟的市場化節能管理模式,對于促進全社會節能減排有重要作用。我國上世紀90年代末引入這一先進模式,實施過程卻步履維艱,目前仍面臨推廣難、融資難、資金回收難等諸多障礙,節能企業普遍感到生存艱難。我國節能管理身陷“三難”困局如何破題,記者就此進行了深入采訪。

                      節能管理潛力大節能企業生存難

                      據測算,我國每年節能潛力可達2.5億噸標準煤,節能產業具有上千億元人民幣的市場容量。雖然我國的節能成效每年都有較大幅度上升,但單位GDP能耗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例如日本萬元GDP能耗為0.18噸標準煤/萬元,而上海為1.18噸標準煤,差距中顯示出巨大的節能空間。

                      過去,我國節能管理采用的是政府節能主管部門、各級節能服務機構和企業節能管理部門三位一體的計劃體制,越來越不適應節能管理的市場化趨勢。節能產業在中國發展得非常緩慢,目前全國節能市場的規模僅為4至5億元人民幣,引導和促進節能機制面向市場過渡和轉變成為當前我國節能領域最迫切的任務。

                      上世紀70年代,發達國家興起了一種新的市場化節能機制———EMC,由專業化的能源服務公司與被節能改造的客戶簽訂合同實施節能改造和管理。對節能公司而言,以分享項目實施后的節能效益來獲得利潤并收回投資,相當于把埋在浪費中的利潤“挖”出來;對客戶而言,不需要投入一分錢就能獲得節能服務,省錢又節能,且沒有任何經營風險。

                      EMC在發達國家得到迅速發展,節能管理和服務業已成為國際上方興未艾的新產業。從1996年開始,我國嘗試從國外引入了EMC,并在全國部分城市開展了示范項目,取得了一些節能效果。如上海市自2002年推廣EMC以來,至今已累計綜合節能300多萬噸標準煤。2004年國家出臺的《節能中長期專項規劃》中,把推廣EMC等市場節能新機制作為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的重要保障措施。

                      但令人遺憾的是,這種市場潛力巨大、產生“多贏”效果的節能模式在我國卻“走”得不順暢。

                      江西分享節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胡永忠說,節能工作離不開政府強力推動,但目前我國節能工作仍是“多頭管理”,缺少強有力的組織協調機構,節能公司更像是“沒娘的孩子”。各地發改委、經貿委、財政、建設等部門都涉及節能管理工作,但實際上又沒有一個部門真正管到位。節能辦虛設成份較重,對節能工作也沒有積極性,節能公司主動上門接洽往往遭到推脫。

                      江西省節能監察總隊總隊長傅愛軍表示,他們的主要職責是對100家重點企業節能減排工作進行監管,節能公司屬于純市場化的經營個體,沒有納入節能部門的業務管理范圍,目前尚處于“自生自滅”的狀態。他們也經常主動為節能公司聯系業務、協調貸款,但省里沒有明確扶持政策,一些政府職能部門積極性不高,市場難以開拓。

                      江西優和節能公司董事長蕭山介紹說,EMC目前處于沒人管的狀態,市場秩序很不規范,節能公司經常遇到違約和拖欠節能款的情況。優和公司近年來為多家賓館和大廈做節能改造,投下去100多萬元,目前陸續收回的節能款只有11萬元?,F在不少民營企業前來商談EMC業務,但因為被拖欠資金太多,公司暫時不敢再接業務了。

                      據了解,江西省目前尚在正常經營EMC業務的節能公司只有寥寥數家,多數節能公司都轉行改做其它業務。而在全國,也只有上海、北京、昆明等少數城市EMC推廣工作開展較為順利。

                      節能企業遭遇“三難”行業壯大困難重重

                      記者調查了解到,目前我國多數節能管理企業深陷“三難”困局。

                      一是節能模式推廣難。江西省工業經濟聯合會副秘書長董忠強說,EMC能幫助企業減少能源的使用量,減少企業開支,因而備受民營企業的青睞,但一些大中型國有企業積極性不高。

                      江西樟樹市某大型國有企業有兩臺6000伏高壓500千瓦引風機和兩臺450千瓦鼓風機,風門均由手工控制調節風量。經檢測,如果該企業四臺設備安裝節電裝置,每小時可節電498度,每年節電392萬度,節約電費157萬元以上。

                      為說服該企業引入EMC,江西省工經聯領導多次上門為企業出主意、提措施,想促成好事;節能公司也提出不要企業出一分錢,由節能公司投入550萬元改造費用,雙方利潤分成,但該企業最后仍以技改為借口推脫了此事。據了解,江西許多節能管理公司在向國有企業推廣EMC時都“碰過壁”。

                      董忠強說,“合同能源管理”在國企推廣困難重重,除了節能意識差之外,主要原因是節能指標考核不落實,節能缺少緊迫感,節能效益與領導和員工沒有直接利益關系,節能改造成了多此一舉。一些管理人員甚至認為省下這幾百萬對于企業來說是“九牛一毛”,普遍存在企業“怕麻煩”、“白給都不要”現象。

                      二是節能企業融資難。按照“合同能源管理”通行的運作模式,項目啟動之初,由節能公司先期提供啟動資金,進行設備安裝調試、維修保養等一攬子服務,后期與客戶利潤分成、收回投資。然而,目前進入我國節能管理領域的多數是一些有技術缺資金的中小企業,缺乏必要的資產擔保,很難從銀行申請貸款,啟動資金短缺成了我國“合同能源管理”市場迅速壯大的“攔路虎”。

                      江西分享節能公司副總經理鄒東亮說,“合同能源管理”資金回收周期一般在3年以上,企業先期必須擁有足夠資金才能同時啟動多個項目。節能公司出讓的是技術,擁有的只是未來的收費權和現金流,而銀行所看重的卻是土地、廠房等能夠作為抵押的資產,節能企業貸款非常難。分享節能公司進入江西市場以來,沒有從銀行獲得過一分錢貸款。

                      三是節能資金回收難。對多數人來說,“合同能源管理”是新生事物,為開拓市場,節能公司往往和客戶先定口頭協議,工程運行1年見效以后,雙方再簽訂正式合同,埋下了資金回收難的風險。但由于市場秩序不規范,企業誠信度差,一些客戶在項目運行半年見效之后往往毀約,或是中止合作,或是提出購買設備,導致節能企業遭受巨大損失。江西優和公司董事長蕭山說:“節能管理企業資金鏈本來就很緊張,一個項目投資回收延期,對企業可能就是滅頂之災,政府應該下力氣管一管節能市場?!?/FONT>

                      盡快搭建組織平臺多管齊下加以扶持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國家相關部門應該盡快采取措施,從組織機構、融資方式、財稅制度、鼓勵政策等方面進行大力扶持,迅速壯大EMC這一新興行業,為全社會節能減排發揮積極作用。

                      “當務之急是建立有效的組織協調機構和機制,在節能企業與客戶之間搭建溝通平臺,整合政府和市場資源,改變目前單個節能企業勢單力孤、各自為戰的狀態?!倍覐娬J為,上海在“合同能源管理”組織機構方面的經驗值得借鑒。

                      從2002年開始,上海成立了“合同能源管理”指導委員會,委員會組成人員有政府官員、節能專家等,負責對節能市場、節能空間、節能效果等進行評估,組織對節能項目進行公開招標,搭建協調銀行與節能企業之間的融資平臺等。江西分享節能董事長胡永忠說,政府及時介入“合同能源管理”領域,搭建互動平臺,進行有效的引導、扶持,對于目前壯大整個節能行業至關重要。

                      “國家相關節能鼓勵政策應盡量細化?!备祼圮娬f。目前,國家相關政策規定企業一年節能至少達1萬噸標準煤才可以獲得200萬元的補貼,但事實上大多數中小企業達不到這一目標,無法享受獎勵補貼。江西優和公司董事長蕭山說,公司做了10多個節能項目,就因為單個項目節能量達不到1萬噸標準煤,從來就沒有享受過政府獎勵。政府應細化相關獎勵規定,節能工作不能“抓大放小”。

                      一些人還呼吁國家在財稅制度方面對節能企業給予傾斜。目前,我國政府機構能耗巨大,成為EMC的重要客戶,但EMC以節能產生效益的特點與當前把能耗列為固定成本的政府財會制度發生尷尬,政府部門往往以“不知道該從哪個財會項目給EMC支付費用”拒絕考慮合同能源管理。此外,目前節能項目設備買賣、盈利均需繳納17%的增值稅。事實上,“合同能源管理”是通過提供節能評估、方案設計、技術人員培訓和設備管理維護等綜合服務獲得增值,應適用5%稅率的營業稅征收范圍。

                      江西省工業經濟聯合會副秘書長董忠強呼吁,政府應該從培養全社會節能意識、拓寬節能企業融資渠道、規范節能管理市場等方面著手,積極為節能企業創造良好生存環境。(陳春園)

                      分享到:

                      Copyright 2016鹽城市德通石化機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Email:detong@js-detong.com 電 話:0515-89794188 手 機:13805117191

                      首 頁 | 關于德通 | 企業資質 | 產品世界 | 新聞中心 | 在線貿易 | 銷售網絡 | 在線招聘 | 聯系我們

                      99视频久九热精品_亚洲欧美日产综合在线_a∨在线视频播放_国产国语脏话对白免费视频